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国家海洋局>新闻>工作动态>局属单位

国家海洋局开展东海油轮碰撞事故周边环境监测纪实

风浪里“追”油“寻”污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2-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中国海洋报记者 王自堃

 

    2月6日早8时,时隔东海撞船事故发生1个月,距撞船点西北12海里的海面上,雪花纷飞……

 

    船舱外,海的脸色铁青,波涛像暴躁的野兽,拼命拱起苍白的背脊,一波又一波地推撞着“向阳红20”船。船艉甲板上的8名监测人员紧紧拉住止荡绳,试图控制住像醉汉一样左摇右晃的温盐深仪。

 

    第一站遭遇“下马威”

 

    “桑吉”轮燃爆溢油事故发生以来,国家海洋局持续派遣船舶、飞机在现场开展监视监测,为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赢得了主动权。

 

    2月5日,《中国海洋报》记者随“向阳红20”船从浙江玉环出发前往事故海域,船上搭载了来自东海环境监测中心、温州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站以及上海大学的15名监测人员,共同执行海洋生态环境影响监测。

 

    出发前,船长李慎伟向记者告知了未来3天的海况气象情况。

 

    好消息是,5日早上,浪高超过2米的大浪区将自北向南沿中国沿海慢慢消退。而第一个监测站位就在大浪区范围内,届时海面情况是否适合作业?谁也无法预料。

 

    坏消息是,10日有强冷空气南下,海面上将刮起9级~10级风,浪高超过3米,船舶无法作业。这意味着“向阳红20”必须赶在9日前完成全部29个监测站位。

 

    果不其然,随着船的行进,风浪越来越大。6日清晨到达第一个站位后,海上白沫翻涌、“青筋”暴起的浪涛给监测人员来了一记“下马威”。监测记录表上写着:海况4级(属于恶劣海况),浪高3米。与此同时,天空中还飘起了雪花。

 

    监测人员操作船艉吊车,用温盐深仪采集表层和底层水样。近一人高的温盐深仪装有12个取水罐,自重达三四百斤,在钢缆牵引下升上半空,如同秋千一样悬晃不止。8名监测人员拽住4条止荡绳,才能让这个大家伙“安静”片刻。

 

    作业时,船艉的涌浪冷不丁拍上甲板,兜头而下给队员们冲了个海水澡!此时,室外气温很低,冰冷的海水浇在身上,“酸爽”无比。

 

    第一个站位水深52米,监测人员历经半个多小时才完成采样,比海况平稳时多用了一倍时间。队员们用尽全力,第一日也只完成6个监测站位。考虑到夜间作业与船舶安全,船长及时调整了航线,将到达下一站位的时间延迟至第二天清晨6点。

 

    结束了第一天颇不平静的监测,大家在餐厅见面时不再问“吃了吗”,而是问“吐了吗”。剩下的23个站位,能在冷空气来临前顺利做完吗?

 

    瓶瓶罐罐奏起“交响乐”

 

    “向阳红20”船此次调查海域涉及沉船周边区、漂移轨迹区等,监测项目包括水文气象、水质、沉积物、生物、大气……这么多任务,没几件称手的“兵器”怎么行?监测领队孙亚伟告诉记者,运到船上的监测设备足足装了一卡车。

 

    放置仪器的船载实验室位于船艉左舷,30平方米大小,地板上摞了四五个样品筐和振荡器,空间有些局促。舷窗边的实验台上摆着各类仪器和试剂瓶,包括分液漏斗、滴定管、抽滤泵、电炉等,拐角处还有一台分光光度计,用来分析石油类物质含量。

 

    温盐深仪取得的海水样品倒入瓶瓶罐罐后,加入各类试剂,变为粉黄蓝紫各色液体,有的在煮沸,有的在过滤,还有的在搅拌……各种声响混杂在一起,实验室里仿佛上演了一曲独特的交响乐。

 

    实验步骤繁琐、耗时。以油类萃取为例,实验员需先将温盐深仪取得的表层、中层、底层等不同水深的水样转移至12个分液漏斗,随后依次添加油类萃取试剂——正己烷。装有正己烷的试剂瓶是4升的棕色大瓶,实验员要在保证平稳的情况下依次加液,随后转移分液漏斗至振荡器。振荡5分钟,静置2分钟待液体分层后,将漏斗中的上层液移至小样品管,留待测试油浓度。再依次清洗分液漏斗,接收下一批水样……如是反复。

 

    沉船点周边海域水深超过百米,取水层数达到8层。一天十几个站位下来,54岁的监测“老兵”韩明国重复这套动作近百遍。

 

    2月7日,第一站作业时间是清晨6点半,最后一站作业结束则跨到了8日凌晨两点,现场分析实验结束时是夜里3点。8日早6点,新的一站作业又开始了。就是在这种与时间赛跑的节奏下,“向阳红20”7日当天共完成12个监测站位,取得831个样品(瓶)。

 

    实验室隔壁就是船艉餐厅,睡眠不足的监测队员在等待下一个站位到达时,常选择在这里小憩。队员们俨然身处“战壕”,两张椅子拼起来就是“床”,裹着救生衣打个盹,随时准备投入下一场战斗。

 

    2月8日的10个站位,除了取水,还要采集沉积物、浮游生物和底栖生物。甲板上,温盐深仪、抓斗、拖网齐上阵。单独一个站位作业时间超过两小时,监测人员守在吊车旁,中途喝不上一口水。

 

    至2月9日“向阳红20”船完成全部预定站位返航时,15名监测人员在海上奋战4天3夜,共获得1490个样品,测得955组数据,涵盖水文气象、水质、沉积物、生物毒性、大气等50个监测项目。

 

    连续几日的现场分析显示,海水中石油类物质含量均低于50微克/升。海水样品中苯系物、多环芳烃、重金属含量,以及沉积物中油类物质含量、生物毒性等,则需带回陆上实验室进一步分析检测。

 

    船长经历不眠夜

 

    “向阳红20”船的监测站位围绕“桑吉”轮漂移轨迹而设。作业期间,“向阳红20”从不停船,到达站位后仍以1节速度顶住浪头,一方面避免取样仪器随海流卷入船底,另一方面防止浪涌冲击甲板作业人员。

 

    每一站作业结束,当船舶调头转向时,船身的不规则摇晃都会变得更为剧烈。驾驶室船员有时也承受不住晕眩而呕吐。他们没有怨言,始终用优秀的操舵技术默默庇护着船艉甲板作业人员。

 

    2月6日恶劣海况期间,船长李慎伟一夜未眠,驻守驾驶台关注着船舶状态。那一晚,驾驶室里倾斜仪的红色指针停在了30度附近,这也是整个航行期间的最大横摇幅度。

 

    李慎伟说,接到这次监测任务时,“向阳红20”船刚刚在西太平洋完成调查任务,于1月17日回到浙江玉环大麦屿锚地休整。全体船员原地待命,放弃休息,抓紧检修保养船舶设备,为执行溢油监测做好了准备。

 

    春节期间,国家海洋局船舶继续在现场开展监视监测。截至目前,国家海洋局共派出十多艘船舶、2架海监飞机参与到撞船溢油事故影响监测中,海上监测面积可覆盖自撞船点至沉船点周边3.2万平方公里海域。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国家海洋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