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国家海洋局>>新闻>>专题报道>>2011>>学习贯彻胡锦涛“七一”讲话精神>>认识体会
 
党引领我们的深海系留技术攻关之路
———忆我国深海声学应答释放器的研制历程
来源:中国海洋报      更新时间: 2011-08-23      

■ 仲伟彬

    今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90周年诞辰。在庆祝党的90年华诞之际,回想起自己和深海声学释放器课题组的十余位技术人员在党培养教育下的成长过程,我依然激动不已,感慨万分。

   
1973年前后,海洋仪器研究所(国家海洋技术中心前身)为了加强科研力量,从各有关单位调入了一批技术人员。我就是这时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火箭工程系调来的,并被分入研究所的第三研究室。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海洋仪器研究所也没有完全停止科研工作,许多老课题均已接近完成。当时,研究所政委冯明在与新进所的党员们谈话时说,让大家提出几个相关的课题,供领导参考和选择。
 
    第三研究室是搞水声技术的,我们这些新进所人员没有学过这门技术,要提出相关课题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时,研究所从中国科学院水声研究所东海站调来了李允武,他是我国水声事业奠基人汪德昭的首批学生,曾与苏联专家在我国南海进行过水声学调查。于是,他成为了我们学习海洋声学技术的引路人。他带领我们相继开展了沉雷指示器、水下声信标、水雷爆炸指示器等课题研究,这些成果虽未得到应用,却为声学应答释放器的顺利研制打下了技术基础。
 
    1978年,参加世界海洋科技展会的研究人员看到了一种叫做水下断线器的装置,认为它在海洋技术应用中大有用处,但却苦于没有技术资料。在讨论时,李允武提出在声学应答器上加装释放机构,当时定名为“声学应答释放器”。声学应答释放器主要应用于浮标或潜标系统中,下面锁定成吨重的锚块,上面连着潜入水下的浮标,两者之间吊挂着数台在不同水深工作的海洋仪器。因布放于千米深的深海,水密壳体每平方厘米要承受上百公斤的水压,释放系统要承受成吨重的拉力,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研制工作显得非常困难。

    课题下达后,研究室的共产党员们起早贪黑,加班加点,互相帮助,攻克难关,积极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经过10次海上试验,千米声学应答释放器终于研制成功。其中,在第七次海上试验中,我们将释放器与德国海洋学家带来的声学应答释放器进行了对比,证明我们的释放器应答距离超过了德国装置,在使用性能上已达到当时的国际水平。
 
    1986年,国家海洋局又下达了4000米声学应答释放器的研制任务。这套释放器的工作负荷和工作条件要比千米声学应答释放器苛刻很多。在机械方面,水密壳体每平方厘米要承受400公斤压力,释放机构要承担3吨以上的拉力;在组件方面,除应答信号和释放信号外,还需增加释放动作完成信号,并增加不同机器的信号编码,这样既能在同一地点布放多台释放器,又可以使其各自单独应答与释放信号。尽管困难重重,但海声学释放器课题组的共产党员们带领研制成员,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顺利攻关,完成了4000米声学应答释放器的研制工作,海上试验也最终取得了成功。
 
    1990年4月和10月,我们曾两次参加了中日黑潮联合调查,每次都布放了两个潜标,被回收的几套系统都获得了较长时间的水文资料,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1990年底,国家海洋局召开鉴定会,与会的各方专家严格审阅了海上试验资料,又到研究所参观了实验设备,观看了实地试验过程,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认为该设备的研制成功为我国填补了深海系留声学应答释放器领域的空白,使我国有了在深海长期获取各种海洋数据的手段。
 
    现在,参与这个课题组的十余名科技人员基本上都已经退休了。在纪念伟大的中国共产党90周年诞辰之际,回想起课题组在党支部的领导下,仅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学习水声技术到应用水声技术的奋斗历程,占据了深海系留技术阵地,感慨良多。我们相信,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指引下,近8000万党员和广大人民群众在一起,一定会创造更多更大的辉煌,我们的祖国一定会更加繁荣富强!

 

 
版权所有:国家海洋局主办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网站维护管理: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   管理信箱:soaweb@soa.gov.cn
京ICP备05079994号   建议使用:1024*768,Microsoft IE 6.0以上浏览器
         
Produced By HZCMS协同内容管理系统 内容管理专家 publishdate:2012/08/29 20:4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