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波斩浪护“蛟龙”——记“蛟龙”号试验性应用航次“蛙人”团队
来源: 中国海洋报       更新时间: 2013-09-16      

■ 中国海洋报特派记者 赵建东

 

  在“蛟龙”号4年的海上试验和“蛟龙”号试验性应用航次中,“蛙人”团队参加了55次布放和回收的摘挂缆任务。每一次布放和回收,“蛙人”们都会劈波斩浪,及时摘下和挂上主吊缆、拖曳缆,保护“蛟龙”顺利完成各项任务。

 

『蛙人』们在浪涌中摘下潜水器主吊缆

 

惊魂摘缆一分钟

 

  8月12日晨,东北太平洋。我国多金属结核勘探合同区风大浪高、波涛汹涌。在“向阳红09”船后甲板,“蛟龙”号正在进行试验性应用航次第二航段第4次下潜。船在风浪中摇摆不止、起伏不定,“蛟龙”号被慢慢地布放到水中。随即,艇长张正云开着橡皮艇,顶着涌浪冲了上去。

 

  渐渐靠近“蛟龙”号,刘绍福和张会生伸出双手抓住潜水器的扶手,用力拽着将小艇靠近,准备把摘缆手崔磊送上潜水器背部。忽然,一个浪头打过来,计划失败,小艇在涌浪的作用力下与潜水器分离了很远。再来一次,又失败了。第3次小艇才在涌浪和蛙人的合力作用下贴住“蛟龙”号。

 

  崔磊见状迅速冲上潜水器背部。刚刚摘去主吊缆,忽地又一个浪头打来,潜水器随着涌浪一摆,倾斜角度差不多达到30°,橡皮艇随着海水跃了一下。

 

  张正云猛地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这个小艇外面有几块胶皮已经有一些老化,先前也补了几个洞,一旦此时波浪上下涌动几次,会将小艇刺破。

 

  “慢点、慢点,先把橡皮艇和潜水器分开。”张正云大喊一声。闻听此言,刘绍福和张会生紧紧抓住潜水器上的扶手,身体倚住小艇,不让它再晃动和颠簸。崔磊顾不上其他,紧地向前爬了两下,跪在潜水器上,双手放在小艇底座。等着涌浪再一次冲过来时,崔磊用力一搬,往外一推,小艇重新入水。

 

  此时,橡皮艇远离潜水器。崔磊又爬向潜水器左边的拖曳缆,随着“蛟龙”号起伏迅速解开挂钩。张正云手疾眼快,开着小艇再次冲上来。张会生把住潜水器扶手,刘绍福准备摘掉右边的拖曳缆。可事与愿违,一次又一次涌浪打来,小艇来回起伏,刘绍福难以抓住挂钩。崔磊见此情景,转而爬向右边的拖曳缆,立刻摘去挂钩。

 

  海面上,“蛙人”奋不顾身摘缆,船上队员看得提心吊胆,那一分钟的惊魂时刻好似过了很长时间。橡皮艇平安地回到后甲板,张正云这才发现,小艇底部的铝板被划了一个口子,凹了进去。

 

  “想起来有些后怕,万一小艇漏了,我们几个成了落汤鸡不算,后续的维修更麻烦,很有可能影响随后的下潜任务及第三航段的作业。”张正云说。

 

“太辛苦、太危险了”

 

  张正云和刘绍福是老“蛙人”。在“蛟龙”号海上试验阶段和试验性应用航次的5年任务中,张正云全程参加了全部55次的潜水器布放和回收的摘缆、挂缆工作,刘绍福参加了近3年的任务。

 

  每次执行任务,张正云都是第一个上小艇,最后一个回来。冲锋在第一线,工作到最后一刻。

 

  2011年7月31日,“蛟龙”号在东北太平洋我国多金属结核勘探合同区进行5000米级海试第44次下潜。张正云负责摘挂主吊缆和拖曳缆。同样是这个区域,同样是风大浪急。“蛟龙”号一进入水面,张正云立刻登上潜水器背部,还没来得及抓住主吊缆,一个浪头袭来,他脚下一滑,掉进大海。刘绍福马上登上潜水器背部,趴在“蛟龙”号身上。浪不断地打来,刘绍福憋着气、抬着头,才顺利地解掉主吊缆,然后爬到“蛟龙”号头部摘掉拖曳缆。在布放工作完成后,张正云才被队友捞上来。“回来后,现场总指挥刘峰、临时党委书记刘心成热泪盈眶,与我们一边拥抱,一边感叹‘太辛苦、太危险了’。”张正云回忆道。

 

  在这样恶劣天气的情况下布放与回收,对张正云和队友们是常事,他曾3次掉进海里。有一次,他掉进海里的情形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老伴看了直掉眼泪。张正云今年56岁,从事了37年的海洋工作。临时党委书记滕祖文称他为“践行南极精神、深潜精神、大洋精神、海监精神的海洋工作者”。

 

“我年轻,不怕。”

 

  在“蛟龙”号试验性应用航次科考队伍中,年龄最小的是1989年出生的崔磊。年纪虽小,可他承担的工作却极富挑战性。“蛟龙”号本航次共下潜21次,作为“蛙人”新生力量的崔磊,虽然经验不够丰富,却完成了18次主吊缆和拖曳缆的摘挂任务,成为“蛙人”主攻手。

 

  年轻,是崔磊的最大优势。老“蛙人”们经常向他传授经验,崔磊从前辈的经验里总结出一句话:眼界宽、手脚快,脚步要扎稳。在风平浪静时,他摘挂缆最快不超过半分钟;在风大浪急时,摘挂缆从未失手落海。“蛙人”工作受伤是在所难免的,在第一航段第9次下潜时,崔磊在挂主吊缆时用岔了劲儿,回到船上胳膊疼得不能动,医生诊断为肌肉拉伤。此后,他每次下海都很注意,并渐渐成熟和稳健。

 

  因为工作辛苦、有危险,父母时刻挂念着他。在停靠波纳佩港时,崔磊给家里打电话,父亲心疼地哭了。崔磊却说:“能加入这个团队,很荣幸也很自豪。虽然有危险,但我年轻,不怕。”

 

  “蛟龙”号连续5年执行任务,“蛙人”们在55次布放和回收过程中,共摘挂缆110次。除了此次参加本航次的4位“蛙人”外,还有王斌、冷日辉、郭苗达、初学军和张建华。在上百次摘挂缆中,在恶劣的环境里,他们感动着科考队员,感动着所有人。

 

  滕祖文说:“他们身上体现了严谨求实、团结协作、拼搏奉献、勇攀高峰的载人深潜精神,值得我们尊重和敬佩。”

 

 
版权所有:国家海洋局主办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内容管理: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 网络支持: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79994号   建议使用:1024*768,Microsoft IE 6.0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