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海山的惊喜
来源: 中国海洋报       更新时间: 2013-10-17      

■ 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 唐立梅

 

  9月4日,当得知自己将执行“蛟龙”号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第72次下潜任务后,我既紧张又兴奋,这也是“蛟龙”号在采薇海山进行的第4次下潜。我将要下潜的位置是采薇海山的西侧斜坡,主要任务是生物多样性调查取样与结壳分布情况调查及地质取样。

 

  9月7日早晨,我与潜航员傅文韬、叶聪一起进入潜器。傅文韬为主驾驶,叶聪在左舷,我在右舷。我为我们这个临时组合取了个戏剧化的名字“傅立叶”。8点52分,潜器注水完毕开始下潜,我的深海探险之旅开始了。

 

 

  神奇的海底生物

 

  第一次在水下看海面,阳光洒进来,海水湛蓝湛蓝的,来回晃荡,泛着白光。很快水面就看不见了,只见窗外的浮游生物暴雪般袭来,但颗粒都很小。下潜到350米时,我的眼前突然一亮,第一个发光生物出现了,像流星,很快就划过去了。随着潜器的下潜,发光生物越来越多,有的像萤火虫在窗前萦绕而过,有的聚集在一起像雪树银花般晶莹,有的受了我们的打扰散开去,像夜空中绽放的烟火,美极了。我数了一下,这些发光体每分钟在视野中出现10个~15个,但到1600米深时就几乎没有了。

 

  10点19分,潜器下潜到2740多米,快到底了,抛载。一两分钟后,一大片白色沉积物跃入眼帘,像海边的沙滩。我们悬停在离底6米的地方取完水样后,潜器开始爬坡。此时,我在右观察窗看到一株漂亮的海绵生物,赶紧告诉傅文韬坐底取样。我记录时间、水深并拍照。随后,我们又在附近取了一块岩石样品。这里虽然有小的陡崖,但断面看起来并不像是玄武岩,岩石易碎,初步判定是磷块岩。

 

  潜器继续爬升,我们看到许多海底固着生物。这些海底的固着生物真是神奇,它们有根,像花一样长在海底,有的晶莹剔透,纯净无比,如天山雪莲;有的鲜艳欲滴,美得不可方物。

 

  除了固着生物,还有一些如海参、海葵、海星等可以爬行和游动的生物。海参有很多种类,有的背上长了几个鳍,像鸡冠,有的则翘着长长的尾巴。最有意思的是一只海葵,它和一只寄居蟹共生,寄居蟹带着海葵向前爬。为了采集这个“怪物”,傅文韬着实费了点劲。第一次它掉在了两个生物采样箱之间,机械手抓不到。我建议向上挪动一点潜器,让它自己掉下来再抓。谁知潜器一动,立刻激起沉积物,视野中一片“烟雾”。我们紧急搜索,看见它正好被水流带到潜器前方,这一次机械手稳稳地抓住了它。

 

  14点05分,一株美丽的粉色珊瑚跃入我们的视野,一根“茎”大约2米长,“茎”上是喇叭状、围簇开放的“小花朵”,这是王春生老师想要的珊瑚样品。我们虽然不忍心破坏它,但还是果断决定取下来。14分59分,我们在一断崖处采集到一块玄武岩。

 

  15点整,潜器按计划抛载上浮。我在心里说:再见,采薇海山。

 

  累并快乐着

 

  4个半小时的海底作业一晃而过。潜器上浮后,我才发觉由于长时间跪在观察窗前,腿已酸痛无力。舱内又湿又冷,我吃了些巧克力和坚果,开始整理当天的观察和取样记录。20多分钟后,我们被拉上甲板,等待我的是6桶海水的洗礼。

 

  整个下潜过程非常顺利,取得的样品也很丰富。在舱内的时间感觉过得非常快,每一刻都有新奇的发现和感受。在向指挥部汇报完情况后,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突然感觉特别疲惫。第二天,我感觉身体酸痛,尤其是腿部。此时我才体会到潜航员的辛苦,他们在作业区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经历这样的过程。

 

  作为“蛟龙”号的首批“乘客”,我对它的性能非常满意。“蛟龙”号是深海科考“神器”,能到深海现场取样,这是过去任何作业设备所不能达到的。另外,很多科学研究也需要进行现场原位测量和精细定点取样,这都需要潜器来完成。我期待未来潜器能搭载更多的原位取样和测量工具,以取得更广泛的科学应用。

 

 
版权所有:国家海洋局主办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内容管理: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 网络支持: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79994号   建议使用:1024*768,Microsoft IE 6.0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