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国家海洋局>>新闻>>专题报道>>2014>>2014年“海疆万里行”系列主题宣传采访活动>>"南海I号"沉船>>媒体视点·直击“南海I号”沉船保护发掘现场


新华社:“南海一号”掀开神秘面纱
一艘宋代沉船的后会有期
来源: 新华社       更新时间: 2014-12-11       

    南宋初期,一艘满载瓷器的商船雄心勃勃扬帆出航,志在远方却出师未捷,在南海海域、一处离100多年后结束南宋王朝的崖山海战场不到100公里的地方沉没。船只沉入海底的瞬间,时间凝结了。但它没有料到,在水中沉睡了800多年后,会被意外发现并重新出水,唤醒了那段海上丝绸之路谜样记忆。

 

 

                      “南海一号”上待发掘的文物          黄国保 摄影

 

    1987年8月,广州救捞局与英国海上探险救捞公司在广东上下川岛海域寻找一艘名为“莱茵堡号(Rimsberg)”的18世纪东印度公司沉船时,意外发现了这条中国古代沉船,并打捞出一批珍贵文物,国家博物馆前馆长俞伟超先生将其命名为“南海一号”。

 

    2007年12月,这艘南宋时期木质古沉船被整体打捞出水,并“入住”位于广东阳江海陵岛的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水晶宫”。2013年11月28日,“南海一号”保护发掘项目正式启动。项目开展一年来,现已进入沉船内部发掘和文物提取阶段。

 

 

             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水晶宫”内的“南海一号”考古发掘现场    黄国保 摄影

 

    据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技术总监孙键介绍,预计到2015年将完成船内发掘和船载文物提取,2015年至2016年间将进行船外挖掘和船体支护加固工作,在2017年底将完成对船体环境再造和船体保护。

 

    尽管尚无法完全还原沉船真实历史面貌,但目前的发掘考古发现已足以振奋人心。

 

                    考古队员在“南海一号”上发掘工作     黄国保 摄影

 

    船之谜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水晶宫”内,30多人的考古挖掘组正在“南海一号”上作业,古船表层淤泥基本得到清理,船货和船体整体结构已呈现,船上的松木船舷和一匝匝瓷器已清晰可见。

 

“南海一号”船体初现                          薛艳雯 摄影

 

    据介绍,“南海一号”发现揭露的最大船宽约9.55米,残余处最大船长为21.58米,已发现船体隔舱板12道。这艘宋代的商船已有水密舱设计,提高了不沉性,这比欧洲的发明使用早了几百年。

 

    据孙键介绍,目前可以看出沉船是短肥型船,这种船耐磨性好,装货量大,但航行速度相对较慢。该船为我国古船特有的多重船板搭接的结构,便于维修。

 

    “南海一号”的碇石。木爪石碇是中国宋元时期航海木质帆船停泊固定船体的代表船具,由雕凿条状形“碇石”与木结构“爪”箍扎合成,“碇石”起重力和平衡的作用。该“碇石”长3.1米,重约420公斤,为至今发现的形体、重量最大的宋代碇石。碇石上突出物体为凝结物。     薛艳雯 摄影

 

    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海上沉船中年代最早、船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远洋贸易商船。孙键说,目前不排除“南海一号”的甲板尚且存在的可能,如果甲板尚存,中国古船考古发现将得以刷新。

 

    经初步鉴定,该船使用南亚松打造。松木多见于南中国地区,如福建、广东、广西等地,弹性较大,是中国制造船只的重要木料。根据广东民间说法:“水泡千年松,风吹万年杉。”这种木材抗浸泡性比较好,这可能也是沉船在海底800年不腐的原因之一。孙键介绍,船木材质的鉴定,有助于开展沉船产地的鉴定和船木保护的研究。

 

                        “南海一号”船木                薛艳雯 摄影

 

    “南海一号”的发现,对我国古代造船工艺、航海技术研究以及木质文物长久保存的科学规律研究,提供了典型标本。

 

    货之谜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南海一号”的考古团队透露,目前已出土小件器物瓷器标本623件,金器107件,漆木器11件,铜钱5000余枚,残损标本2100多件,另有少量动植物残骸。

 

 

                    “南海一号”上层层叠叠的瓷器            黄国保 摄影

 

    “虽然当时中国出口的主要货物是丝绸,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很难确认船上货物有丝绸,”孙键说,不过古沉船上满载了南宋时期中国景德镇、龙泉、德化几大名窑的瓷器,载货量估算为6至8万件,其中有大量具有代表性的宋代外销瓷器,将为复原海上丝路的历史、陶瓷史提供极为难得的实物资料。

 

    “南海一号”出水的景德镇窑系瓷

 

 

                  江西景德镇窑系青白釉刻划婴戏纹碗        薛艳雯 摄影

 

                    江西景德镇窑系青白釉菊瓣纹碗            薛艳雯 摄影 

 

 

 

    “南海一号”出水的德化窑系瓷器

 

                福建德化窑系青白釉印花执壶    薛艳雯 摄影

 

                  福建德化窑系青白釉印花卉纹六棱执壶      薛艳雯 摄影 

                福建德化窑系白釉印花卉纹四系罐     薛艳雯 摄影

 

    “南海一号”出水的龙泉窑系瓷器

 

                  浙江龙泉窑系青釉刻划花卉纹菊瓣盘      薛艳雯 摄影

 

                    浙江龙泉窑系青釉刻划花卉纹碗        薛艳雯 摄影

 

    孙键还透露,船上发现还有另一种货物——朱砂,这也是当时中国进出口的主要货物,主要用于炼丹,以及颜料制作,例如口红、书画颜料等。

 

    “这艘古沉船上出土的文物种类丰富、数量庞大,推测约有几万件,其中有些传世文物是在陆地考古发掘中从未发现的,具有重大意义。”孙键说,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出土文物标本的数量几乎每天都在增加,“南海一号”将为中国考古事业带来更多惊喜。

 

                            漆器残片                    薛艳雯 摄影

 

                    考古人员在清理修复发掘出的铜钱        薛艳雯 摄影

 

    人之谜

    在孙键看来,“海上敦煌”的意义不仅在于考古方面,更在于古船与文物背后的文化内涵——“‘南海一号’沉没于海上丝绸之路航线,透过文物,我们可以研究丝路的历史、人文生活,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异域文化。”

 

    “查阅古籍文献可推测,‘南海一号’可能是艘承载近百人、航向东南亚地区的民间商船,在宋代这样一次远航需历时30天左右。”孙键说。

他说,出土文物中有一部分并非货物,而是作为船上生活用品。比如,在船上酿酒用的金属器皿、铜镜、石砚、木梳、竹席等等。

 

                早期在“南海一号”出水的铜鎏金龙纹开口环      黄国保 摄影

 

    已出土的文物中,有1.7米长的鎏金腰带、纹路瑰丽的云气纹漆盒、仿金银器的瓷碗、类似阿拉伯手抓饭使用的“喇叭口”瓷盘等,凭借这些富有异域风情的文物,考古人员猜测船上或曾住有阿拉伯、印度商人。

 

                      带有异域风情的福建德化窑系青白釉喇叭瓶         薛艳雯 摄影 

 

                             金戒指                    薛艳雯 摄影

 

    种种出土文物仿佛向世人力证,南宋并不只是人们传统印象中的那个军事上妥协投降、屡战屡败,政治上腐败成风、奸相专权,经济上积贫积弱、民不聊生的朝代,实际上也是中国历史上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科技进步,对外贸易开放程度较高的一个王朝。

 

(薛艳雯、谈昦玄)

 

 
主办:国家海洋局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内容管理: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 网络支持: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79994号   建议使用:1024*768,Microsoft IE 6.0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