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国家海洋局>>新闻>>专题报道>>2014>>2014年“海疆万里行”系列主题宣传采访活动>>"南海I号"沉船>>媒体视点·直击“南海I号”沉船保护发掘现场


中国文物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海疆万里行”与我国海洋经济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来源: 中国文物报       更新时间: 2015-01-27       

    中国文物报讯(记者 贾昌明)为了进一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建设海洋强国重要论述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指示精神,落实中宣部《关于提升全民海洋意识宣传教育工作方案》,由国家文物局、国家海洋局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共同举办的2014年“海疆万里行”系列主题宣传采访活动于去年10月中旬启动并于12月初告一段落。十余家中央媒体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以“探源海上丝路,开创蓝色辉煌”为主题,兵分两路深入沿海各地,对海洋经济和水下文化遗产保护进行采访。记者作为海洋经济记者团中的一员,沿途所闻所见,深刻感受到当前我国海洋经济已呈迅猛发展之势,沿海城市朝气蓬勃的景象更是令人耳目一新。茫茫海疆,诉说着往昔的兴盛与落寞,展现而今的繁荣,预示着未来的复兴。

 

海西重机的自升式海上生活平台

 

沸腾的海岸线

 

    此次“海疆万里行”活动,记者来到了分别位于黄海、东海、南海之滨的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和广东珠海横琴新区进行采访,并参加了在广东湛江举行的海洋经济博览会。这几处新区在城市发展、港口建设、装备制造、渔业养殖、文化旅游上都体现出鲜明的海洋经济特点,且因地制宜,不拘一格,能够结合自身优势,发展出各自的海洋经济特色。

 

    青岛西海岸新区——综合发展,活力无限

 

    漫步在青岛西海岸新区的滨海大道上,一边是蔚蓝色的大海,一边是一座座正在建设或完工的住宅楼,由万达集团投资的万达影视城也会在这里出现,这里将成为集旅游、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海滨城市。

 

    “为了应对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世界造船业的不景气,我们寻找新的突破口,及时开发了这种为海上石油钻井平台提供后勤保障的自升式海上生活平台,目前已经接到了好几个来自国外的订单。”青岛海西重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朱声凯指着海边一座堡垒一样的庞然大物,四根柱脚高达90米,整座平台便在其上升降,这种平台既可以自由航行,又可以稳稳扎根在浅海的海床上。而在青岛明月海藻集团的展厅里,各种食品、纺织品、化妆品、医药用品等琳琅满目,而这些产品的原料竟然都是不起眼的海藻。

 

    据了解,西海岸新区有着突出的科技人才优势,新区聚集了造船、电子、装备制造、化工等科研院所180余家和9所高校,有各行各业的人才34万,正是有这样的科技力量和人才储备,才能在海洋经济的大发展中崭露头角。

 

    在海西重机的旁边,是青岛鲁海丰集团的近海养殖场和度假村,以及15万吨大型冷藏库。山东海产品的名气由来已久,但由于过度捕捞,资源枯竭,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青岛鲁海丰集团及时转变经营理念,从单一的近海捕捞发展成为集水产品加工、近海养殖、远洋捕捞、码头经营、仓储物流、酒店餐饮和高档休闲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

 

    在市区西南的董家口港,一座干散货码头向海中延伸,这里的泊位全长500多米,吃水25米深,可以停泊40万吨的铁矿石船,四个卸货抓斗直接从船上抓取货物,抓满铁矿石时连自重达到80吨,可以通过传送带直接运到几公里以外正在建设的青岛钢铁集团。一小时的卸货能力竟然可以达到一万吨以上,40万吨级满载铁矿石的巨轮停靠这里,一天多的时间就可以卸完。

 

    舟山群岛新区——长三角和杭州湾的储运站和后花园

 

    中国虽然有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但作为适合现代大型船舶停靠的港口所必需的深水岸线却并不多。而在小小的舟山群岛,这里的深水岸线却占全国总长的近20%,这里有深水岸线54处,6条国际航道从这里经过,20万吨以上的货轮可以畅行无阻,又毗邻长三角和杭州湾等经济发达地区,舟山群岛新区具有无与伦比的地理优势,已经建成中国重要的大宗商品中转储运基地,并且力争成为国际大宗商品集散和交易中心。在舟山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各种商品的数量和价格在电子显示牌上跳动着,“我们争取让‘舟山价格’成为国际大宗商品交易的参考价格之一。”这里的工作人员如是说。

 

    和滨海城市所不同的是,舟山群岛新区是由众多岛屿组成的群岛,海岛风光是这里的一大亮点。在朱家尖岛的沙滩上,美丽的沙雕、沙滩足球场和度假别墅相映成趣。朱家尖岛旁的普陀岛,更是大名鼎鼎的佛教名山,吸引着全世界的佛教徒和游客,2013年的游客量达到了600多万人次。舟山,这个曾经的海防前线,如今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后花园。

 

    珠海横琴新区——经济发展,改革先行

 

    从围墙外望去,里面是一栋栋崭新的教学楼和宿舍楼,以及一座大型体育场,澳门大学新校区便坐落在这里,但这里不是澳门,而是和澳门一海之隔的横琴岛。

 

    横琴岛是广东省珠海市下属的一个面积有80多平方公里的小岛,以前只是以渔业为主,一向默默无闻。但和横琴岛隔河相望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澳门特别行政区。珠海横琴新区成立后,立足自身地理位置的优势,以制度创新引导经济发展,走出了一条富有特色的发展之路。

 

    虽然不是节假日,但横琴岛上的珠海长隆海洋王国里依然游人如织。这里有世界最大的海洋鱼类展览馆和水族箱,不但吸引着内地游客,而且还有大批港澳同胞。澳门人来横琴居住、工作和旅游,和在澳门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自由来往。横琴与人口是其50多倍,而面积只有横琴三分之一的澳门形成了强烈的互补优势。横琴新区成立后,成为粤港澳紧密合作新模式和澳门经济多元化发展的试验地。

 

    与热闹的长隆海洋王国不同,距离珠海几十公里的东澳岛一片宁静,这里风景优美,蓝天下的碧海上点缀着一艘艘帆船。沙滩上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在晒着太阳,旁边就是豪华旅游度假酒店。在返航的途中,我们近距离看到了正在兴建的珠港澳跨海大桥,这座大桥总长达50公里,连接香港大屿山、澳门半岛和珠海,建成后从香港开车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达珠海。一座大桥飞架三地,也意味着粤港澳更加紧密地结合。

 

  一万年的海洋足迹

 

    以史为镜,方能知兴替。且让我们把目光放到久远的年代,中国开发海洋的历史漫长而又曲折,其中既有辉煌,也有屈辱。

 

    中国是一个陆地大国,又是一个海洋大国,开发海洋的历史由来已久。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进入距今一万年内的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勇敢地走向海洋,将大海变成了他们的粮仓。在距今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发现有金枪鱼、鲨鱼、石斑鱼等海洋鱼类的骨骼,成为古代中国开发海洋的最早证据。在4000年前的龙山时代,山东沿海地区就分布着众多古人聚居的村落,从长岛北庄到胶县三里河,并出现了两城镇这样的超大型中心聚落。甚至像莱州湾沿岸这样盐碱化严重,并不适合人类长期居住的地方,经过考古研究发现,在龙山时代开始出现了制盐业,在之后的千余年中逐渐发展,于商周之际达到了一个高峰并延续不断。

 

    2000多年以前的中国人,并非像今人所想象的那样视海洋为畏途,甚至有些向往。先秦时期就有蓬莱仙岛为仙人之所的说法,秦始皇遣人出海访仙,固然是为了寻访长生不老之药,也体现了古人对海洋浓厚的好奇心。汉代开疆扩土,汉武帝在凿空西域的同时又积极经略东南,直至平定南越时,疆域几乎囊括了现今中国全部的大陆海岸线,足见当时统治者对海洋的重视。那时的人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巨海之富”“山海之财”“渔盐之利”“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的字眼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汉代文献当中。

 

    至唐宋元明清,中国经略海疆、开发海洋的活动经历了勃兴、鼎盛直至衰落的过程。这一时期的中国已经不满足于海洋的渔盐之利,而是积极向外拓展,将海洋看成比陆地更加便捷的对外交流途径。海外贸易的兴盛是这一时期海洋经济的最大特点,“海上丝绸之路”遍及东南亚、南亚、东非甚至欧洲并留下丰厚的水下文化遗产。杭州、泉州、广州等城市莫不因海上贸易而成为东方的大都会。至于郑和下西洋,更是地理大发现之前的航海壮举。

 

    然而,郑和船队的航迹似乎是夜幕降临前的余晖,之后的四百余年中,中国的海洋事业几乎是一片空白。统治者将海疆视为倭寇盗匪的麕集之地而严加防范。闭关锁国是这一时期中国海洋政策的主流,尽管有少数勇敢者私自出海,也只能沦为统治者眼中的“天朝弃民”。

 

    而恰恰在这四百多年中,世界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欧洲复兴、美洲发现,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吉利等国相继崛起,乃至开启全球殖民之路,莫不以海洋为通途,以控制海洋为霸业。进取海洋,是这一时期多少大国崛起的必经之路,遍览欧美诸国,莫不视海疆、海洋为国运命脉所在,更不惜为此大打出手,血染海面。这四个多世纪,是人类的海洋世纪,也是中国失去海洋,逐渐落后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世纪。直到鸦片战争开始,中国才逐渐被从海上来的“洋人”打开国门,惨遭侵略殖民后方领悟到失去海洋的后果。

 

    一百多年屈辱的近代史告诉国人:“落后就要挨打”,而闭关锁国,故步自封则必然导致落后。现而今,海上的硝烟已经散尽,但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面向海洋积极进取,勇往直前的精神不能变。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在这次“海疆万里行”采访活动中,所到的很多地方,既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经济奇观,又有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人们活动留下的痕迹。在东澳岛美丽平静的海边,就有清代海关和炮台遗址,这里也一度成为鸦片贸易的集散地。据岛上居民介绍,现在他们在海边,还时常能捡到以前装鸦片的瓷罐。在珠海高栏港,海边是一排排整齐的储油罐和储气罐,而相距不远的小山上则是4000多年前的珠海宝镜湾史前遗址,当时人们生活的海岛现在已经通过填海工程和大陆相连,昔日的小渔港被建设成为华南沿海枢纽港口。

 

    六十年前,毛泽东主席有感于千年的往事,在海边写下名篇《浪淘沙·北戴河》。六十年后的秋天,记者站在海边,看到如火如荼的海洋经济和正在崛起的海洋强国,一样有沧海桑田之感,一样能感到“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南海一号”沉船发掘现场

 

董家口港40万吨干散货码头

 

 
主办:国家海洋局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内容管理: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 网络支持: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79994号   建议使用:1024*768,Microsoft IE 6.0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