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东:沿海极地大洋上做新闻

 

来源:机关党委  发布时间:2015-05-1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他五次出远海,足迹遍布极地、大洋和沿海各省(区、市),始终用手中的笔把海洋人的冷暖、幸福、喜怒哀乐倾注笔端,讴歌奋斗的海洋人生,刻画最美海洋人物,不断梳理、挖掘、记录海洋故事,让读者品味海洋、温润心灵、陶冶人生。

 

    他是第一位登上南极昆仑站的文字记者,也是第一位登陆过南极长城、中山、昆仑三站的记者,随后撰写的报告文学图书《极至》登上2014年11月的百道网中国好书榜榜单。

 

    他跟随“向阳红09”船全程记录“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通过细致观察、精心写作,以新闻通讯《马里亚纳海沟 “蛟龙”写传奇》斩获中国新闻奖,成为海洋界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记者。

 

    他分别随“中国海监83”船和“中国海警2401”船赴南海和钓鱼岛参加维权巡航任务,撰写的《南海维权铸忠诚》被广泛转载,搜狐网转载的评论数量5万余条。

他就是中国海洋报社周刊编辑部副主任、首席记者赵建东。

 

 

 

    南极奋战不分昼夜

 

    2009年10月,赵建东踏上了南极科学考察的征程,参加一船三站任务。

 

    赵建东的工作比较特殊,别人卸货,他拍照摄像;别人吃饭,他还在拍照摄像;别人休息,他又开始写稿。由于总是随身带着摄像机、照相机和录音笔,队友们都笑称他是“三合一”型记者。

 

    中山站时间2009年12月6日半夜2点半,“雪龙”船到达东南极的普里兹湾,中国南极中山站近在眼前。执行大洋科考的队员开始连夜布放潜标系统,赵建东随往进行采访报道。

 

    半夜的普里兹湾寒气逼人,赵建东脖子上挂着照相机,肩上扛着摄像机,一会儿在甲板一层,一会儿跑到甲板二层,手冷了揣到怀里暖一暖,站累了靠到栏杆上歇一歇。两个多小时的摄像、拍照和采访任务结束后,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

 

    来不及合眼,新的任务又摆在面前。12月6日上午,26次队到中山站慰问,返回“雪龙”船又去冰上拍摄破冰。由于第二天早晨是《中国海洋报》截稿时间,赵建东马不停蹄开始赶稿。一篇记者手记、两篇消息近2000字的稿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听录音、理思路、斟酌词句,赵建东一阵忙碌。

 

    “终于完成了。”赵建东把稿件发出那一刻长舒一口气。他抬手看看表,12月7日凌晨5点,他已经连续28个小时没合眼了。

 

    2009年12月11日一大早,赵建东与昆仑站队队友前往距中山站约10公里的内陆出发基地进行采访报道。作为一名昆仑站队队员,赵建东在采访之余,还主动帮着搬运物资、整理雪橇,做队里的工作。一直忙到下午6点多,昆仑站队才开着雪地车返回中山站。

 

    此时,由于先前“雪龙”船与中山站之间出现冰缝,冰上卸货始终不能进行。26次队领队袁绍宏心急如焚,决定当晚在冰缝处架一座木桥,便于冰上卸货。得知架桥,赵建东顾不得已连续工作了十多个小时,与中央电视台摄像记者李子国分别拿起摄像机赶往架桥处。

 

    摄像、拍照、寻找新闻点,赵建东不停地忙碌着,时不时还给队友搭把手。一晃3个多小时过去了,木桥架了七成。长时间室外工作和夜晚的寒冷让手套、耳帽等保暖物件都变得无奈。赵建东两脚冰冷,慢慢变得麻木肿胀,肩膀不经意间碰了一下耳朵,一股触电般的疼痛直钻入心窝。原来冻得太久,两耳已经完全没有知觉。“当时还以为耳朵给碰掉了呢!”赵建东呵呵地笑了。当时他的肚子也开始“咕咕”作响,“那一天,我深刻体会到什么叫饥寒交迫。”

 

    经过6个多小时连夜紧张奋战,木桥铺设成功。当雪地车载着发电舱顺利通过木桥时,所有架桥队员欢呼起来,这让赵建东忘记了连续工作24小时的疲惫。

 

    2010年1月5日,经过18天的内陆行驶,赵建东随队到达地球不可接近之极、高寒缺氧、海拔4093米的冰穹A。然而,一到站上赵建东就发生了高原反应。医生赶紧给他输了3个多小时的氧气。

 

    赵建东非常珍惜在昆仑站的每一次经历。他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还帮助其他队友。挖雪坑、抬设备、装机器、做饭等等,在昆仑站上的20天,赵建东一天都没歇着。回到“雪龙”船,他足足睡了三天。

 

    在南极,赵建东每天发表至少一篇博客,几乎每期报纸都有他采写的稿件,多数精彩文章如《美妙绝伦的冰盖之巅》《再见,昆仑站》等,文字优美、思路辽远,读来令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蛟龙”7000米海试斩获中国新闻奖

 

    2012年6月-7月,赵建东随“向阳红09”船参加“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他以每天至少一篇新闻稿件的速度,发给国家海洋局政府网和报社,多篇优秀新闻作品,成为经典篇目,被多家媒体转载和借鉴。

 

    2012年6月24日,“蛟龙”号下潜计划突破7000米。赵建东早晨5点起床便开始准备。那一天,大雨瓢泼,赵建东顶着风雨拍摄了整个布放过程。

 

    随后,赵建东回到现场指挥部,修照片、发微博,认真观察指挥部里的每一个细节。“蛟龙”号成功突破7000米的瞬间,总指挥刘峰热泪盈眶,紧紧握住临时党委书记刘心成的手,嘴里不住地说:“这是一支英雄的队伍。”

 

    新闻敏感让赵建东马上举起照相机,拍摄下这十分有意义的具有历史纪念的时刻。

 

    下午,三位潜航员返回母船。时任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视频连线慰问,赵建东又是一阵忙碌。吃过晚饭,潜航员接受完记者采访就已经20时许了。心急如焚的赵建东才开始写消息和通讯,因为第二天就要刊登新闻报道,“蛟龙”号突破7000米又是重大新闻,必须要在当天迅速而出色地完成写稿任务。

 

    赵建东在会议室里全神贯注起来,仔细梳理着当天发生的有新闻性的事情。

 

    四个多小时,一篇短小精悍的新闻消息《中国深度7020米》和一篇近3000字的气势恢宏的新闻通讯《马里亚纳海沟 “蛟龙”写传奇》完成。赵建东虽然实际写作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但对于质量一丝不苟,字斟句酌,精心完成。

 

    略加修改,赵建东传回报社时已经是船时凌晨两点多,北京时间零时许。与此同时,赵建东又将照片压缩,做好图注。所有工作做完,已经将近凌晨4时了,忙碌了约23个小时,赵建东才上床休息。

 

    2013年10月,《马里亚纳海沟 “蛟龙”写传奇》荣获中国新闻界最高奖——中国新闻奖,填补了中国海洋报社20多年来没有获此奖项的空白。

 

 

    突出的业务能力

 

    赵建东具有出色的新闻采写能力、新闻敏感度和新闻策划能力。不管是在南极、蛟龙、南海、钓鱼岛,还是蓬莱19-3油田、海洋卫星发射现场,他都能从不同角度写出反映海洋事业发展的优秀稿件,也能策划出系列、重要报道。

 

    2011年,在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现场,赵建东独立采写了多位海监队员、海洋监测人员,刊发了《忠诚职守 大爱无声》《蓬莱19-3油田海底探查记》《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很正常》等新闻,反映了海洋人认真负责的工作状态,回击了当时一些社会上的非议。

 

    2014年,国家海洋局建局50周年之际,报社策划了一系列报道活动,其中,最重要的是在7月22日出版136个版面的特刊,为建局50年献礼。赵建东作为专项小组的副组长,带领3名记者系统梳理了海洋事业50年的发展历程,生动再现了海洋事业发展的关键节点。特刊出版后,许多人看了都很震撼,纷纷珍藏起来,表示“先收藏一份,再细细品读”。

 

    赵建东对新闻报道很负责任,工作起来常常废寝忘食、通宵达旦。

 

    2009年-2010年,参加南极科考时,赵建东属于昆仑站队员,在向南极内陆行进时,白天车上颠簸无法写稿,晚上很晚宿营,有时会到凌晨一两点才宿营。他每天吃完饭就回到住舱写稿,在行进的18天里,每天睡觉都在凌晨之后,最晚四五点。

 

    2011年8月17日,“海洋二号”卫星发射要出版一个特刊。赵建东8月16日当晚参加了一个座谈会,又跟随刘赐贵局长慰问了两支参加发射的队伍。回到房间已经晚上十点,报社第二天需要3篇新闻稿件和6个专家发言稿件。为了不耽误出报,他听录音、写稿子,忙了整整一个通宵。

 

    赵建东不但在写作新闻稿件方面有一技之长,也在摄影、摄像、编辑电视片、操作网络系统上有所造就,并在工作中逐步融合。他参加南极考察、蛟龙号海试及试验性应用航次、南海和东海巡航期间,拍摄了大量精美图片和多盘感人的视频磁带,许多图片、视频被广泛借用、展览、播出。2010年,赵建东从南极回国,中央电视台、深圳卫视等媒体分别借用了他拍摄的视频资料,在纪录片《极地冰穹》及《中国南极记忆》中播出。

 

    2012年6月,“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广为社会关注。赵建东在现场通过中国海洋报微博直播海试过程,吸引了大量粉丝,进一步提升了“蛟龙”号和海洋工作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除了写稿,赵建东还在“传帮带”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2011年起,他开始带年轻记者,先后指导过十余位记者、编辑。在给每个人指导时,他经常讲得细致入微,甚至一字一句地改写,这种做法给记者很大的启发和提升。在他的带领下,一些年轻人已经成为报社的主力记者和编辑。

 

    赵建东运用语言灵活,采写的角度独特,许多单位都邀请他来采写本单位的新闻。2009年,他采写的《大生活用海水入户之路》不但被评为中国产经新闻奖,而且帮助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的项目组获得当年国家海洋局科技进步一等奖。

 

 

    创新性工作显成效

 

    赵建东进入报社以来,做了许多开创性的工作。

 

    2009年10月-2010年4月,作为随队记者参加中国第26次南极科学考察,深入南极内陆,成为我国第一位登顶冰盖最高点Dome A的文字记者和第一位登陆过我国南极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三站的记者。先前,没有文字记者到达过冰盖最高点Dome A,赵建东在没有借鉴、没有参考的情况下,写出了许多精品佳作。

 

    2011年2月,刘赐贵任国家海洋局局长,赵建东作为专职记者跟随,开创了当日新闻当日刊登国家海洋局网站的历史,大大提高了时效性。国家海洋局网站也广受关注,多次被评为中国政府网最有影响力的网站。

 

    2012年以前,报社跟随“蛟龙”号海试的记者从未发表过现场报道。赵建东首次从现场发回鲜活的新闻报道,并尝试微博直播,为海洋宣传取得了良好的声誉。

 

    国务院重新组建国家海洋局后,赵建东担任周刊编辑部副主任,负责海洋执法新闻报道。他积极与原海监、边防海警、渔政、缉私等进行沟通、联系,开拓了报道领域。如今,海洋执法新闻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

 

    截至目前,赵建东公开发表的文字数量达百万之巨,采写的各类新闻稿件、拍摄的图片获奖共计20多项,连续三年获得中国产经新闻奖一等奖。

 

    2014年10月,在国家海洋局建局50周年、极地考察30周年之际,赵建东撰写了报告文学图书《极至》。该书一经出版便得到多家实体书店和几十家网上书店售卖,受到读者一致赞誉。2014年11月,《极至》登上百道网的中国好书榜榜单,其中部分章节被《法制晚报》转载。

 

    在每一次出海任务中,赵建东均被评为优秀,获得考察队嘉奖。2011年初,作为中国第26次南极考察队队员之一,接受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慰问。2013年5月,作为“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队员之一,受到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