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翔:“翔子”放飞在极地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5-06-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他,一米七五的个子,瘦瘦的身材,一头“板寸”,满脸阳光。他叫田忠翔,同事们都喜欢叫他“翔子”。

 

  翔子今年29岁,是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以下简称预报中心)极地环境研究预报室(以下简称极地室)的一名普通预报员。两年半前,他第一次前往南极,一走就是17个月,接着又是几个月的北极考察。“走南闯北”的艰苦岁月,让初出茅庐的他,拥有了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首征南极成“半仙”

 

  2012年11月,翔子入职预报中心极地室4个月,工作刚上手,就登上“雪龙”船,开始人生的第一次远洋,远到地球最南端。

 

  对田忠翔来说,“雪龙”船和南极既熟悉又陌生。由于身边太多前辈乘“雪龙“船去过南极,他早已“似曾相识”。但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远洋的一切都对田忠翔充满了吸引力。

 

  在南极期间,田忠翔负责中国第29次考察队的航线海冰预报服务。别看翔子年纪轻,但他业务精,他凭借精准的预报,竟在南极得了一个“半仙”的称号。

 

  度夏期间,有两名考察队员需要在距中山站10公里左右的野外进行考察,需要在5个不同的地点“安营扎寨”,每次要4天~5天。野外宿营需要持续的好天气,只有事先知道天气情况,才能安排考察计划。身为极地预报员的翔子责无旁贷,他的任务是告诉队员什么时候可以出发,什么时候必须返回。他的预报每次都相当准确,于是队友们便送给他一个爱称叫“半仙”,说他能掐会算。

 

  有一次,有队员需要到中山站3公里外进行考察,翔子预测到次日下午将有降雪,他立即汇报,建议队员中午前返回。果然,下午14时,原本晴朗的天气忽然就下起了大雪。队员们大呼翔子“简直就是神算子”!那以后,谁外出作业都先找翔子“算一卦”。

 

  在危急关头,翔子“半仙”的名号也实至名归。2013年12月28日,“雪龙”船在救援俄“院士”号船时,前进至距其6.5海里处,厚达三四米的冰层把“雪龙”船彻底“冻住”。以破冰的方式救“院士”号,就像是开着汽车撞砖墙,完全行不通。救援计划不得不改变,可是,用直升机救援需要天公作美。大家把预报天气难题抛给了翔子。

 

  “半仙”岂是浪得虚名?翔子和极地室同事紧密配合,又综合分析各种天气预报图,最终得出了结论:“1月2日天气将转晴,可以动用直升机进行救援。”

 

  “准!你可真是‘半仙’!”大家都很兴奋,到了2日,原本风雪肆虐的天气真的晴了。经过6架次飞机的紧张运输,救援圆满完成。

 

  在接下来的“雪龙”船脱困期间,翔子再一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经过实地观测和对大量遥感资料的分析,1月5日,翔子的分析结果和后方预报中心会商的结果不谋而合。他们认为7日凌晨至8日中午将出现偏西风,有利于吹散浮冰进而脱困。

 

  从等风来到西风如约而至,翔子的预报又一次“显灵”,雪龙”船抓住机会顺利驶向清水区。

 

    应急时刻显定力

 

  除了“算”得准,翔子还有遇事不慌的好心态,关键时刻稳得住。

 

  2013年12月25日,翔子上船的第9天傍晚,“院士”号发出了最高等级求救信号,慢慢聚拢、冻结的浮冰将它困得像一只跌入浆糊的蚂蚁,动弹不得。

 

  这个消息在船上迅速传开。

 

  “南极海域仅有三艘极地科考船具有冰上操作能力。”“我们离得最近,大约600海里。”“那肯定得去救吧?”“应该都去吧。”……

 

  大伙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翔子边听边思考,他觉得该做点什么:“我得跟后方室里汇报,争取尽快拿到这一区域的海冰资料,估计会有用。”他立即给极地室发了邮件,汇报了两艘船的具体位置和现场的情况。很快,极地室就给翔子发了一期《海冰服务信息》。

 

  果然,没多久船长王建忠就接到救援“院士”号的命令。翔子的“功课”正好派上了用场。

 

  在成功救援“院士”号之后,大家都在欢呼,翔子心里却有些紧张,他意识到冰情可能会加剧。可是,“雪龙”船所在海域冰情突变得太快,一夜之间,厚达三四米的浮冰在持续强劲的东南风裹挟下,将“雪龙”船重重围困。

 

  可就在“等西风”的时候,远处一座冰山竟向“雪龙”船漂移而来。看着冰山越来越近,大家也都有点慌神。但此时的翔子仍然不露声色,一脸的“风平浪静”。他知道,很多人都看着他这个预报员,他坚决不能慌乱。还好,冰山离“雪龙”船500米左右停了下来,可谓有惊无险。

 

  2014年1月7日17时50分左右,“雪龙”船终于成功破冰突围。那一刻,船上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驾驶台上人们欢呼着。翔子紧绷着的神经一放松,反而晕眩起来。

 

    迟到的婚期

 

  一般而言,科考队员在南极先要度夏,接着越冬。整个过程要一年左右。

 

  漫长的日子对第一次赴南极的翔子来说,除了对亲情的不舍,还有对爱情的眷恋。因为有一个姑娘等着他回来,为她披上嫁衣。临走前,他俩说好越冬回来就结婚。

 

  2013年11月中旬,翔子在中山站已经待了近1年,越冬接近尾声,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回国见女朋友。不料极地室发来的一封邮件让他内心纠结。由于室里要参与第30次南极度夏考察的一位同事被转为第30次南极越冬队员,领导希望翔子越冬后再度一次夏。翔子回复了邮件,一口答应下来。可他心里忐忑,因为这意味着他要与女朋友失约。

 

  “雪龙”船脱困后一个多月,翔子的第二次度夏还没有结束,又是一封邮件打乱了他的结婚计划,室里征求他意见,问他愿不愿意回来后继续去北极。

 

  翔子又是好一阵纠结。极地室一共就15个人,每年都要有人在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越冬,还有度夏和北极考察,人手十分紧张。看着邮件,翔子左右为难。不去吧,这是组织的需要。去吧,女朋友和父母能接受吗?最后他还是瞒着家人,报了名。

 

  当翔子在电话里告诉女朋友自己要去北极,电话那头,除了哭声便没再说话。

 

  2014年4月15日,翔子终于回国了,在接站的地方两人相见,女朋友差点没有认出头发及肩的翔子,他走的时候可是个板寸啊!女朋友泪眼婆娑地将翔子接回家。7月2日,在送别的地方,女朋友又抹着眼泪把他送上船。

 

  连续的南北极之行,让两个人的心更近了。从北极回来后,翔子终于和这个一直等他的女孩走进了民政局,接过结婚证的那一刻,爱情的泪水在两张年轻的脸庞上流淌。

 

(中国海洋报记者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