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韧:痴心科技耕蓝海

 

来源:东海分局  发布时间:2015-07-2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工作追求完美、勤奋励志是东海分局领导和同事们对他的评价。用他的话说,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优秀的。他就是一直辛勤耕耘在祖国蓝色海疆上的工程技术带头人——国家海洋局东海环境监测中心主任徐韧。在日前国家海洋局公示的2015年全国海洋系统先进工作者名单中,徐韧名列其中。

 

  走进徐韧的办公室,一张长沙发和摆满了书本的会客茶几让原本就不大的空间略显拥挤。看到记者在打量沙发,徐韧认真地说:“可别小瞧这沙发,它可是中心‘908专项’乃至上海市海洋局‘后勤保障’的大功臣哦。”

 

  国家“908专项”是我国有史以来投入最大、调查范围最广、调查技术最为先进的近海海洋调查研究项目。上海市“908专项”是国家“908专项”的组成部分。按照上级部署,东海监测中心起初承担上海市“908专项”中“水体、海岛”部分的调查。2010年3月,上级临时要求包括海岛调查、海洋经济、海洋旅游、重点工程的风险评估和承载力的评估等17项专题在内的上海市“908专项”成果集成工作由东海监测中心牵头承担。

 

  此项任务涉及学科多、专业跨度大,且任务重、时间紧,人手少。徐韧作为上海市8个调查项目与9个评价项目成果集成的总负责人,面对新能源、灾苔、旅游、土地利用等专业内容各不相同、成果水平参差不齐、卷帙浩繁的技术报告,一时一筹莫展,理不出思绪。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2011年的国庆节期间,我带领中心编写组的成员,从10月3日开始,吃喝在单位,晚上就睡在这张沙发上,以单位为家,连续加班加点了15天,终于完成了成果集成工作。”说起这段经历,徐韧颇为感慨,“与李志恩、杨颖等成员相比,2011年刚进中心见习的刘志国,这项任务可切切实实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啊。哈哈!”徐主任爽朗地大笑道,“不过,这段工作经历还是很培养人的:李志恩已经成为中心的主任助理,杨颖也晋升为中心副总工程师,那个刘志国,现在已经成长为中心评价室的主任。根据前期的调查成果与集成成果,由我作为主编,出版了《上海海洋环境资源基本现状》《上海市近海海洋综合调查与评价》《上海市海岛调查与研究》《上海市水体调与研究》等6部专著。”

 

  整个集成项目从2010年3月起断续进行,到2011年9月,历时一年半、近30余人参与。2011年12月上海市“908专项”成果总集成工作顺利通过了国家海洋局的专家验收并取得了专家组的好评,上海市海洋局的领导总算是推开了压在胸口的石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因为国家和上海市政府下达任务时,上海市海洋局刚刚和水务局合署办公,对海洋工作不熟悉。“如果没有东海监测中心,这件事我们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子!一方面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专业技术人才,也不知道该找哪家对口的单位来牵头抓总这件事;另一方面‘908专项’工作千头万绪,专业跨度大,即使找对人,也不一定找的全面。”

 

徐韧在海上实地踏勘863计划赤潮监测预警示范区建设 

 

    首申“863”专项

 

  “徐主任,您很会注重养生哦,看您都是用枸杞山楂泡茶喝。”徐韧办公桌上的一个大茶杯引起了记者的好奇。

 

  “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那还注重什么养生啊,这是菊花枸杞茶,明目补肝的,也算是‘863’赤潮重点项目的副成品吧。”徐韧半开玩笑地说。

 

  建设海洋环境立体监测系统,获取长期、连续的监测资料是海洋生态环境监测的必然趋势。由于受传感器技术、船载自动采样-分析技术的制约,在我国,应用于海洋生态环境监测的立体监测系统尚处于起步阶段。东海是我国赤潮多发海域,国家海洋局党组成员、人事司司长房建孟(时任东海分局党委书记、副局长)要求东海监测中心与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合作,申报一个“863”赤潮的项目,对东海区赤潮的防治和监测工作开展业务化示范应用。

 

    “当时,东海监测中心只有我一个教授级高工,从未申请过类似‘863’计划的大项目。”徐韧回忆道,在一没经验、二没先例的情况下,徐韧将中心的骨干召集起来,针对科技部‘863’海洋领域办公室的管理需求,在七八月份先后调研了系统内外十余家涉海单位,了解“863”计划在赤潮领域的前沿科技成果。同时,邀请潘德炉院士、李紫薇研究员等专家作为项目顾问,最终组织编制了“十一五”“863”计划重点项目“重大海洋赤潮灾害实时监测与预警系统”建议书,并通过科技部组织的专家答辩。该项目也是东海监测中心首个成功申报的“863”计划重点项目。

 

  项目实施过程中,有些参与单位对业务化工作需求不是很了解,徐韧又同时承担了项目技术负责人的角色:给各子课题提出项目的实际需求、协调各科题之间的技术和工作衔接、推动课题的总体进展。项目的实施同时也是一个系统工程,要统筹推进硬件的研制、软件的开发、硬软件的集成、现场的示范以及项目的日常管理。

 

  看着记者茫然的样子,徐主任将该项目成果之一的赤潮毒素快速监测技术作为例子向记者解释:对于赤潮毒素的检测技术,传统方法一般采用实验室用小白鼠法,通过从样品中提取赤潮毒素,注射入小白鼠,观察小白鼠的活动和存活状况,来判断样品是否含有赤潮毒素及其含量,这样一个周期至少在24小时以上。通过使用项目研制的8种赤潮毒素试剂盒,已经达到2小时内出检测结果、4种试剂条在10分钟内检出结果的水平,对市售、原产地及养殖区海产品赤潮毒素监控,可实现对麻痹性贝毒、腹泻性贝毒和记忆缺失性贝毒等海产品赤潮毒素快速检测,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

 

徐韧在陆上养殖池塘与技术人员一起探讨绿潮藻的形态 

 

    追踪绿潮源

 

  和记者说完赤潮,徐韧又聊起了与赤潮同是海洋灾害的绿潮。

 

  “你别看我现在很健谈,这都归功于去年开展的南黄海绿潮暴发源头调查工作。”徐主任笑着说,“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我们先后8次前往江苏的射阳河口、大丰王港、如东太阳岛等实地调访,和当地渔民交流上百人次,了解绿潮发生、暴发和消亡的整个过程,拉家常就是这期间锻炼的。对于那些渔民和养殖户来说,你说的专业术语他们不懂,如果你不主动引出话题,他们很难提供给你有用的信息。”

 

  自2007年以来,绿潮连续8年在黄海大规模暴发,已成为黄海海域主要海洋生态灾害之一。查找绿潮源头,研究有针对性的防控对策是应对绿潮的最有效途径。面对国内外对南黄海的绿潮暴发原因知之甚少、国内的研究成果可参考的也不多的艰难局面,在东海分局局长刘刻福的指导下,徐韧将此项工作列在东海监测中心2013年的17项重点工作的首位,致力于啃下这块硬骨头。通过近一年的实际调查,终于查明南黄海的绿潮的源头。在专家评审会上,专家组评审一致认为:“绿潮源头调查”基本查清了绿潮源头并提出了有针对性的绿潮防控措施与对策,对提高防灾减灾效率、切实服务于地方海洋经济、满足政府与各级管理部门及时有效的应对绿潮的要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忠孝难两全

 

  说起家庭,这个外表刚强的汉子全是愧疚之情。自古忠孝难两全,2010年6月其母查出肺癌晚期,需要半月一次住院化疗,此时孩子高考又值关键时期……单位里,作为海区监测中心的一把手,徐韧要带领中心技术骨干组织编制2011年东海区监测方案、2010年海洋公报……作为祖孙三辈人心中的主心骨,作为单位事业开拓的领路人、举足轻重的技术负责人,对“忠孝”取舍上,身为共产党员的他选择了“忠”,忠于党,于海洋事业。忙碌的他消瘦憔悴了,而中心在以他为班长的领导班子带领下,创新管理理念,获得了长足发展。

 

  子欲养而亲不待。他的母亲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徐韧心里满是愧疚:如果当初稍微多留点儿心,在疾病早期就带她去医院检查,或许情况就不同了;患病期间,多在病榻前陪陪母亲,多说说话,或许能够稍稍安慰母亲。

 

记者了解到,2011年期间,因为“863”计划中心项目和单位工作上的事情,徐韧出差时间有90余天之多;即使在单位里,他也是每天加班最晚的几个人之一。长期调研以及舟车劳顿,严重透支了他的身体。“我医保卡上有1.3万元左右的历年账户余额,在2011年被全部用完,还自费了两三千的医药费,所以,现在逼迫自己注重养生了。”徐韧略显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