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奕:梦在深蓝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5-07-2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今年5月,国家海洋局举办了“美丽青春·我的海洋梦”演讲比赛,来自全国海洋系统的青年代表,展示了海洋人的青春风采。7月,13名优秀选手组成巡讲报告团,先后赴青岛、大连、天津、上海、杭州、厦门、广州等地,向海洋工作者和涉海科研院校师生作巡回报告。其中,“蛟龙”号女潜航员学员张奕的青春之歌,让人印象深刻。

 

■ 中国海洋报记者 高 悦

 

 

    开启别样的青春

 

    1月的西南印度洋,风高浪急。作为副驾驶,张奕首次随“蛟龙”号跃入蔚蓝的大海,向着西南印度洋热液区前进,成为我国首位随“蛟龙”号潜入深海的女潜航员学员。

 

    张奕来自河北唐山,是哈尔滨工程大学硕士研究生。2013年10月,经过基础知识、体能、幽闭测试等严格选拔,最终脱颖,成为我国第二批深海载人潜水器潜航员学员。

 

    “8天封闭选拔、4轮淘汰筛选、119项考核晋级,90分钟700道心理测试题,经历了十多位专家的‘轮番轰炸’,也经过了从头发丝到脚趾头全面的医学检查,我从一名稚嫩的在校生成为一名潜航员学员。”至今,张奕仍清楚地记得参加选拔时过五关斩六将的情景。

 

    没来得及与同窗告别,张奕就登上“向阳红09”船执行科考任务,开启了她与众不同的青春历程。

 

    第一次出海,43天,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每天只有两个固定时间收发邮件。除了高强度的科考工作,孤寂时常伴随左右。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随着大洋科考任务的圆满结束,“向阳红09”船开始返航。

 

    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家人,张奕特别高兴,可就在这时,突然接到通知,船舶靠岸青岛码头后的第二天,她和其他5名潜航员学员要立即赶到北京航天员中心参加为期一个月的集训。

 

    这时的张奕,和普通的女孩一样,忍不住流下眼泪。

 

    “作为家里的独生女,虽然说不上溺爱,但父母的确视我为全部。”张奕坦言,“我当时特别想家,想跟爸爸妈妈分享我第一次出海的故事,想给他们看我在船上照的照片。”

 

    张奕的同伴们安慰了她。杨一帆说:“别哭了,你看我,刚跟媳妇领完证第二天就出海了。”

 

    陈云赛说:“别哭了,我妈已经在江阴等了我一周了,现在只能在车站跟她告别。”

 

    齐海滨说:“别哭了,我儿子马上就三岁了,最近知道我要回来了,天天晚上搬着小板凳在电梯门口等我……”

 

    张奕忽然意识到,同伴们一样在忍受着强烈的思念,却还要来安慰她。“是同伴们给我树立了榜样,是他们给了我勇气和力量。”张奕感慨地说,“坚持工作、忍受寂寞,这也许就是我们这个职业的精神标签吧。”

 

 

    有惊无险的“百次下潜”

 

    在一年多来的几次科考作业中,让张奕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蛟龙”号第100次下潜。 虽然那一次,她留在母船,并未下潜。

 

    当时,由于水面支持系统故障,潜水器不能按时回收。大海里“蛟龙”号显得异常渺小,张奕在船上只能看到潜水器背部的灯光,在波浪中忽隐忽现。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船上的广播里响起了总指挥于洪军的声音:“目前由于A架故障潜水器不能按时回收,相关人员正在紧急抢修,请大家积极配合,一起度过难关。”这一刻,船上的人只有一个愿望:安全回收潜水器。

 

    张奕的任务是在船上与潜水器里的队员进行通话,确认他们的精神状态,更重要的是提醒他们注意舱内生命支持系统的参数。

 

    “前半夜他们主动跟我们汇报、聊天、开玩笑,到后半夜每次都要通过对讲机把他们叫醒。听着他们的声音,我心里很清楚,他们的身体和心理都承受着巨大的挑战。”张奕说,“潜水器在水面上晃动非常厉害,3个人已经在狭小的载人舱里晃了数个小时,而这种情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凌晨3时,就当张奕从监控室的窗户向外望的时候,突然看到水面支持部门长丁忠军回头笑了笑。张奕的心里一下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一定是A型架修好了,潜水器可以回收了。”

 

    凌晨5时整,各岗人员就位,按照作业流程回收潜水器。张奕站在轨道车操作手的位置,慢慢把轨道车向后移,准备迎接潜水器。

 

    终于,潜水器到达指定位置,主吊缆挂钩完毕,潜水器起吊出水,透过主观察窗,张奕看到了潜航员傅文韬向大家竖着大拇指,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感动。

 

    时至今日,张奕依然无法忘记当时的情景。“再过一个月,我将再一次扬帆远航,出海执行大洋科考任务。”张奕说,“作为新一代的海洋人,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把梦想植根在深蓝,把信仰坚守在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