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精品轮机品牌 育船舶工匠精神——记刘军同志的先进事迹

 

来源:北海分局  发布时间:2016-12-0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刘军,男,汉族,中共党员,1966年出生,1983年参加工作,曾在多艘海洋调查船和海洋公务执法船上任机工、轮机长,2008年12月至今担任“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海试母船——向阳红09船轮机长,圆满完成了1000米级至7000米级海上试验和试验性应用航次保障任务,为我国创造世界同类载人潜水器下潜深度纪录、一举跻身世界载人深潜强国行列、推进深海事业跨越发展、和平开发利用深海资源做出了突出贡献,用实际行动和突出业绩践行了共产党员的庄严承诺,得到了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群众的高度赞誉,所在向阳红09船荣获了“中国载人深潜海试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个人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央国家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国家海洋局优秀共产党员、北海分局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2015中国海洋人物等多项荣誉。

 

    “精品轮机 动力第一”记心底

 

    轮机包括船舶动力系统、电力系统、生活保障系统和防污染设施应急设备,是船舶在海上航行的核心与保障,被称作船舶的“心脏”。自从踏上轮机岗位,刘军就深深地热爱上了这份工作,也深知肩上的责任重大。无论航前船舶修理、试航、预检修,还是航次中各类设备安全运行、机械故障排除及电力保障,他对于任何一项工作,都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凭着严谨细致,兢兢业业的“工匠精神”,安全圆满地完成了一次次艰巨任务,在实践中打造出“精品轮机,动力第一”这一令人信服和称赞的品牌。

 

    做好轮机工作,重在精、难在细、贵在久。在向阳红09船执行“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海试任务期间,刘军尽管已有三十多年的丰富经验,尽管对每个部件和运行原理都烂熟于心,但他和轮机部同志们从部件的选择、安装,海试前试航、预检修,一直到海试中的运行保障、紧急抢修的每一项工作,都从“零”开始,一丝不苟。从不省略任何环节步骤,不在任何一个细节上敷衍、打折扣。刘军常说,轮机工作马虎不得,成绩只能代表过去,越是顺利的时候越不能放松大意。

 

    深潜海试时对母船机械设备要求非常高,潜器收放期间,船速低、舵效差,母船全靠两部主机和一台首侧推保持船头正顶海流方向,防止潜器在海中时被海流冲到母船下面,潜器入海后母船则要迅速离开潜器,也是为防止潜器与母船相撞。这两种情况会使两部主机的负荷在瞬时变化很大,对主机伤害很重。为防止两部主机在深潜海试期间低速工作时间长且负荷突然变大导致主机扫气箱油污和积炭太多,继而引起扫气箱着火等严重事故,刘军每隔48小时就组织轮机部人员对扫气箱开箱检查和清洁,将扫气箱着火故障消灭在萌芽状态;为防止主机低速工作时间过长造成机器油头和燃油高压泵柱塞磨损,他将原来每周测主机爆压工作改为每天,发现哪只缸爆压有轻微变化马上查明,一旦发现油头燃油高压泵的柱塞有滴油和漏泄现象立即修理。这种有些苛刻的自我加压,对于刘军和轮机部的同志们来说是“家常便饭”。5000米级海试中,在没有停靠港的情况下,他们保证了30多年船龄的向阳红09船连续海上航行49天,航程1万余海里。7000米级深潜海试中,他们连续奋战44天,保证主机、辅机累计正常运转3000余小时,确保了海试船舶动力万无一失。刘军也成为几百名参试人员中唯一从没见过“蛟龙”出入海壮观场景的人。

 

    精益求精,勤于思考重实践

 

    船舶正常航行的首要条件靠动力,动力系统正常运转则靠电力系统保障。向阳红09船有三台发电机,2号发电机供首侧推辅助两部主机保持母船在顶流方向。在海试海区有时海流很大,为保持母船顶流方向,2号发电机首侧推的300千瓦功率有时会突加或突减到发电机上,此时3号和4号发电机会并车向主电网供电。此外,在潜器从母船底座上瞬时离开和潜器从海面被瞬时吊起时,280多千瓦的功率瞬时加到3号和4号发电机上,这两种情况对两台发电机和原动机都会带来很大伤害。针对三台发电机的特点,刘军制定了专门的保养计划,即:每次海试前一晚,他都和电机员对3号和4号发电机的空载电压调整4个小时左右,尽量将其调整一致;对发电机调压板的各插头和固定情况仔细检查,并和二管轮一起对原动机气阀间隙和喷油定时检查。

 

    虽然两台发电机的负荷有自动平衡功能,但在每次收放潜器时,他都和电机员在主配电板前通过手动调节两台发电机的负荷分配,他说:“我不是不相信自动装置,手动加自动调节负荷为的是电力供应更保险,深潜海试不能有半点闪失。”由于海试区域温度太高,经验丰富、专业知识扎实的刘军和原动机厂家技术专家多次沟通,最后厂家技术专家同意他将三台发电机的原动机调速器液压油由原来的32号改为46号。实践证明,原动机调速器液压油的更换使向阳红09船在南海和太平洋中工作时原动机的稳定性大大提高。

 

    在每本工作日志的首页上,刘军都工工整整地写着:“生命取决于我们精确的工作。活着要像深海的鱼一样,自己发光照亮前面的路。”面对老化和状况不断的机械设备,刘军没有任何条件、没有一句抱怨,将所有机械故障和责任都挑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技术、经验和严谨的精神,摸索出一套成熟有效的业务流程,不断优化改进设备维修保养和操控方法,成功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实践难题。

 

    临危不乱,经验丰富排险情

 

    职业生涯中,刘军带领轮机部同志多次排除急难险情,保证了船舶安全运行。2009年8月10日,船舶在从江阴港到1000米级海试海区的航渡中,8时30分电机员对3号副机做预检修。当时3号副机带着300多千瓦功率在主电网上与4号副机并车供电,电机员准备将2号副机并入主电网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不管怎么操纵3号副机调速器的调速马达,调速器就是不动,机器的油门拉杆也没有反应。电机员又到调速器旁用手动减油,机器的油门拉杆还是没有反应,这说明调速器卡住了。若此时强制把3号副机从主电网脱开,那必将造成3号副机出现飞车现象。而300多千瓦的负荷从主电网上突然撤下,突加到4号副机上可能造成4号副机瞬时过载,造成主电网断电,继而导致船舶失去动力。电机员马上电话通知轮机长刘军到副机舱。面对险情,到现场的刘军没有慌乱。他首先安排电机员将2号副机并入主电网,保证2号副机不要逆功率运行,他自己在3号副机操纵台前负责操纵,以防意外情况发生。同时,他安排机工长将3号副机的燃油进油阀慢慢关闭。3号副机在供油量逐渐减少的情况下,转速降低,其在主电网上的300多千瓦的负荷同时下降。与此同时,电机员增加电网上另外两台副机的负荷。当3号副机降到5千瓦时,电机员迅速将3号副机从主电网上脱开,这时3号副机在供油量逐渐减少的情况下也慢慢地停了下来。由于刘军处理此故障的方法恰当,从而避免了一件机械事故的发生,最后经查是调速器的滑阀卡死造成上述事故的发生。

 

    2015年2月3日,“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完成第100次下潜作业浮出水面时,A型起落架的油马达底壳破裂,无法回收潜器。这是“蛟龙”号海试以来遇到的最严重险情,3名潜航员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现场指挥部指示,必须在8点前将潜器回收到母船!刘军主动请缨,带领轮机部同志们冲了上去。A型架上的油马达是拉动潜器力量最集中的部位,出水瞬间负荷可达34吨左右。按照北京专家组和现场指挥部的部署,刘军和电机员登入吊笼,在十几米高的高空中,对悬摇着、重达150公斤的油马达进行拆卸和更换。夜晚海面风浪越来越大,潜器摇晃越来越剧烈,危险系数越来越高,更换难度越来越大。危急关头,刘军沉着冷静,从容应对,手脚累的酸软、汗水浸透衣背都咬牙坚持,没有停下来休息片刻。更换完油马达后,刘军继续回到机舱,操控主辅机备机和电力设备1个多小时,终于在天亮时分将“蛟龙”号安全回收到母船,潜器和3名潜航员转危为安。此时,船上一片欢呼,船队员们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抱住被马达弄得满身油污的刘军,激动得说不出话,刘军一直紧锁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而他和轮机部的同志们、“蛟龙”号里的3名潜航员已顶着压力,在危情中坚守了30多个小时。事后相关媒体采访刘军时,他讲到,潜器能不能收回来,关系到潜航员的生命,关系到我们深潜事业能否继续进行下去,我们必须坚决完成任务!

 

    注重学习,触类旁通乐钻研

 

    从1984年在中国海监第一支队所属的向阳红07船任机工到现在任向阳红09船轮机长,刘军在32年的时间里从未放松过学习。他在业余时间进修了《弱电维修》课程,利用船在青岛北海船厂修船期间,参加了中国船检组织的船舶电气焊专业证书的培训,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船舶电气焊施工证书》,在以后船上的工作中他的电气焊技术发挥了很大作用。

 

    1988年中国海监第一支队组织的全体机工业务考试中,刘军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当年被组织安排到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轮机管理学习班学习。经过一年的学习,7门学课一次性的全部通过考试,取得A类三管轮证书,1994年他通过了中共国家海洋局党校的青年干部理论培训班考试。

 

    为掌握过硬的本事,刘军利用业余时间不断学习业务技能,钻研专业知识,他先后自修了《船舶主机》、《船舶辅机》、《造船工艺》、《船舶电器》、《轮机长业务》、《船舶轮机英语》等专业课程,并按照分局安全管理体系和中国海监总队的船舶管理条例,对部门人员定期进行培训。

 

    刘军曾说,“‘蛟龙’号载人深潜是中国的一件大事,是世界关注的一件大事。要想完成好这样一件责任重大的事,就一定要有过硬的本事。‘打铁必须自身硬!’,自己没有过硬的本事再说其他都是空谈。”就在深潜海试这样紧张的工作中,他也不忘给自己“充电”,扩展自己的视野。“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及其水面支持系统是高精尖科技,刘军一有时间就去请教船上的各方专家。虽然他不善言表,但谈起这些专业知识,他头头是道,什么是水面支持系统的“大脑”,工作原理是什么他都铭记在心。就这样,集各方之长,他掌握了精湛的业务技能,既成为轮机领域的专家,也成为“蛟龙”号海试的骨干,先后帮助“蛟龙”号完成了28项较大的维修项目。由于他对潜器各方面的熟知,经常在潜器出现故障时为潜器的维修出谋划策。为此,在海试期间,他被科技部聘为现场验收专家组成员。

 

    热情豁达,人人敬重是“老轨”

 

    轮机长室白天一直是人最多的地方,从厨师到船医、从机工到冷藏员,大家休息时总愿去和“老轨”聊聊。有时即使刘军不在,大家也都愿意聚到他的屋里聊天。大家敬重“老轨”,不光是因为他技术好、敬业,还因为他热情开朗的性格和为他人着想的品德感染着每一位船员。

 

    每次出海前,大家都会备很多吃和用的东西,每当有人进房间,刘军都热情地将自己的东西拿出来供大家分享;他自己生活简单,却能记得船队员们的喜好、特点;船上分发福利,他都想着给老机工留一份。大家从家里带来的好东西,也都第一时间送给“老轨”尝尝。他的房间常常“高朋满座”,“有困难,找‘老轨’”成为船员们的约定俗成。

 

    在轮机岗位上已经工作32年的刘军,勤勤恳恳地完成每一次任务,毫不吝啬地将自己多年来获得的经验和成果传授给新上船的年轻人,经他带出的徒弟已有十几位,而且个个都成了轮机管理的能手。他常常对在船上干了多年的老同志说,我们一定不要保留自己的实践经验,一定要多带带年轻人,让他们尽早成为船上的骨干力量,为建设海洋强国培养出更多的中坚力量!

 

    无论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尤其是潜水器机械设备、零部件故障,大家都知道找“老轨”最靠谱。做过采样框,造过换能器底座,解决过水声通讯专业难题;既是“老大哥”,生活上对青年船队员无微不至,又是知心人,成为大家的良师益友。

 

    乐于吃苦,执著事业甘奉献

 

    轮机部的温度常达40—50度,噪音有时达100多分贝。在这样的环境中,别说工作,一站就一身汗,而这对于刘军和轮机部的同志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他们往往在机舱一干就是几小时、十几小时,经常顾不上吃饭,有时还要将几百公斤的气缸起吊、拆卸,每一次抢修喝六七瓶矿泉水却不去厕所,因为水分都随着汗液排干了。除此之外,他们还要接受恶劣海况、缺乏蔬菜等补给品、长时间海上生活孤独和对家人思念等生理心理的考验。他们把这种艰苦当作“家常便饭”,总是以一句“早就习惯了”轻轻带过。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中,刘军和一大批船员、技术人员本可以凭借专业技能取得丰厚回报,可他们凭着对海洋事业的挚爱和执着追求,任劳任怨、无怨无悔,把青春年华和旺盛精力投入到艰苦的海洋工作中。

 

    作为向阳红09船的轮机长,每年不光有紧张而责任重大的深潜海试任务,有时还要执行海洋调查、海洋维权等任务,每年200多天都漂在海上。刘军是家中的长子,他的妹妹常年在国外,母亲去世的早,照顾家庭的担子很重。他的父亲长年患病,妻子也罹患大病,光荣的使命和家庭的重担都沉甸甸地压在了这位魁梧的汉子肩上。为了祖国的海洋事业,刘军把家庭的困难默默放在心里,从不向单位、组织和领导提任何个人的困难和要求,他把对家人的思念转化为做好工作的强大动力。常年海上生活使刘军患上与大多数船员一样的“职业病”,可他从未因此耽误一次任务。媒体采访刘军时,谈及30多年的海上工作经历,他都能娓娓道来,叙述出每一项任务的动人故事和回忆,可一旦谈到家庭困难和不易时,他虽然心中带着愧疚,却不愿过多地讲困难、提要求。从船员口中得知,不出海休假的时候,孝顺的刘军总是抓紧每一分钟陪伴家人、料理家务。有一次,刘军在海上执行任务,老父亲突然发病,正赶上妻子也处于治疗阶段,刘军获知后只能通过卫星电话联系到在国外的妹妹,请求妹妹尽快回去照看老人,病好后不得已将老父亲送到敬老院。就是这样,刘军从来没有道过一句苦,向组织提过一次不合理要求。用他自己的话,在工作岗位上所做的都是应该的,我们一家人不应该给组织添麻烦。

 

    刘军是我们身边无数“可爱”的海洋人中的一员。他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祖国海洋事业最需要的第一线,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者着一个个不平凡的“中国奇迹”。正如“蛟龙”号载人深潜专家组组长丁抗说的,没有“老轨”这帮人,中国的载人深潜、海洋事业是干不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