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锁海面下的“追捕”

——中国第七次北极考察队锚碇潜标回收记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6-12-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8月27日清晨,“雪龙”船抵达站位,按计划回收锚碇潜标。锚碇潜标由8个玻璃浮球、1台沉积物捕获器、1个声学释放器和2500米缆绳组成,是中国第六次北极考察队2014年在这片海域上布放的。此次,考察队的任务是将它顺利回收并采集数据。

 

    雾浓突袭 作业受阻

 

    突然,天边飘来一片浓雾,原本如洗的碧空瞬间变得朦朦胧胧。无边的雾气笼罩着“雪龙”船,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而且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浓,能见度不足几百米,给冰区航行的“雪龙”船带来不小麻烦。

 

    为了保证安全,船长赵炎平在驾驶台拿着望远镜,紧盯着周围的海域,船员时刻关注着电子海图和雷达显示屏的变化。整整一上午,“雪龙”船在冰海浓雾中缓慢航行。

 

    “北极的天气说变就变,有时甚至是一天几变,让人难以捉摸。”随船预报员孙虎林说,在北冰洋海雾很常见,海雾形成和消散速度非常快,虽然现在浓雾弥漫,但不一会儿就可能散去。

 

    果不其然,中午时分天空露出了“笑脸”,浓雾这位“不速之客”说走就走,阳光重新洒向大海。考察队决定:继续回收锚碇潜标。

 

    大海捞针 苦寻潜标

 

    14时30分,锚碇潜标布放项目负责人、来自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庄燕培,在驾驶台用对讲机指挥队员操作声学释放器甲板单元,测量“雪龙”船与潜标的距离。庄燕培介绍说,甲板单元是回收潜标的“钥匙”,通过它可以发出指令,让“沉睡”在海底的潜标上浮至海面。”

 

    随后,锚碇潜标接收到释放信号开始上浮。不料40分钟后,原本应该浮出水面的锚碇潜标未能“现身”,海面上不见踪迹。

 

    许多队员放下了手中工作,主动来到驾驶台和甲板上帮助寻找。有的人拿着无线电信号接收器绕着驾驶台转圈搜索信号,有的人拿起望远镜四处瞭望,有的人用对讲机通报搜寻情况……但在茫茫大海上,寻找锚碇潜标如同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驾驶室里的气氛也紧张起来。“快看,那是不是潜标!”突然,船长赵炎平拿着望远镜兴奋地喊道。大家向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船艏右前方隐约看到有4个红色浮球漂浮在海面上。

 

    “没错,就是潜标!”队员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随后,在赵炎平的指挥下,“雪龙”船低速航行,小心翼翼地向潜标靠近。

 

    跟踪追击 成功捕获

 

    这时,准备就绪的水手许浩和另一名船员登上吊笼,等待时机准备先用钩子钩住潜标,再回收到船上。

 

    海上风云突变,浪越来越高,水流越来越急,船体不断地摇摆,十几名队员紧紧拉着止荡绳,尽量让吊笼保持平稳。许浩二人在不停晃动的吊笼里两次抛钩,都没能钩到潜标。在海浪和大风的作用下,潜标竟然向后甲板方向快速漂去。

 

    追!队员们快步跑到后甲板。关键时刻,队员孔彬瞄准潜标,完成了精彩的钩取。尽管强大的水流将潜标一次次地推开,最终还是被队员们拽到了船舷边。

 

考察队员正在后甲板回收潜标

 

    随后,大家利用绞车拉拽,2000米、1000米、500米……这时,老天好像故意和队员们作对,海风越来越大,气温愈来愈低,海雾又重新笼罩在船周围。“必须要确保回收作业安全。”领队助理曹建军一边指挥队员操作绞车,一边和队员齐心协力拖拽缆绳。经过4个多小时的奋战,队员们最终将锚碇潜标顺利回收到船上。

 

    “锚碇潜标就像一个长期海上工作站。”庄燕培说,通过该潜标可以获得两年时间序列海水中的沉降颗粒物,可用于研究该海域碳及生源要素的输出通量,这对于研究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北极碳源汇格局具有重要意义。